您的位置 首页 主推

绝世医妃:王爷,求和离-第2章 蒙面人

第1章 第九次自杀 东秦国,晋文三十六年。 帝都洛城,十里红妆,当朝六皇子颖王今日大婚,娶的乃是护国大将军楚家大小姐。 君臣联姻,本是一派热闹,然而,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,划破了这片…

第1章 第九次自杀

东秦国,晋文三十六年。

帝都洛城,十里红妆,当朝六皇子颖王今日大婚,娶的乃是护国大将军楚家大小姐。

君臣联姻,本是一派热闹,然而,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,划破了这片喜庆。

“不好啦,淮王妃悬梁自尽了!”

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淮王妃自尽的消息如平地惊雷,一瞬间便传遍了整个洛城。

“这女人有完没完,一年前抢了楚大小姐的未婚夫,一年后又跑来祸害人家的婚礼!”

“放心,她不会真死的,我要是没数错的话,这已经是她嫁给淮王以后第九次自尽了!不过是装模作样想博眼球罢了,哪里是真想死,真想死早死了。”

……

颖王府,会客偏厅。

白烛摇曳,灯影如豆。

白晚舟一屁股坐了起来,脖颈传来的窒息感,让她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“这就是你的新身体,嘿嘿嘿,还不错吧,王府主母,享不尽的荣华用不完的富贵,比你上辈子埋头搞科研可舒服多了。”

虚无缥缈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,一股陌生的记忆便如潮水般涌进脑海——

白晚舟,滇西绿林坐拥五十万悍匪的首领白秦苍之妹。

一年前,白晚舟在淮王奉命剿匪时惊鸿一瞥,对他一见钟情,哭嚷着要嫁。视妹如命的白秦苍为她接受了皇帝的招安,封了一个滇西王的名头,白晚舟也如愿嫁进了淮王府。

可淮王早有婚配,正是美艳绝伦知书达理的楚大小姐。婚后没几天就主动请缨远赴沙场,这份决绝,宣示着他对婚事无声的反抗。

白晚舟在贼窝长大,也不是吃素的,一过门就开始守活寡,她哪里肯?无奈虚张声势的自尽了八次,都没能把丈夫唤回来,楚大小姐一出嫁,他却巴巴的赶了回来。

白晚舟烈性子,再也受不了了,趁着喝喜酒,直接在颖王府上了吊,死也要让这对“狗男女”下不来台!

这次来真的,一吊吊死了自己。

回忆到这里,原主临死前那窒息的感觉再次钻入了白晚舟的脑中。

白晚舟砸了砸生疼的脑袋,对着空气某个看不见的影子道,“我怎么觉得她的日子也不太好过?”

“这个嘛,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,相信你一定可以化腐朽为神奇,在这个世界过得风生水起哒!我回头看看能不能再给你送个小礼物,让你过的好点儿……唉吆喂,上头喊我回去了,你好自为之吧,拜拜!”

白晚舟本还想骂几句,门口就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。

紧接着是侍女楠儿卑微的声音,“王爷,求求您了,夫妻一场的份儿上,就看小姐最后一眼吧!”

王爷?

南宫丞?

白晚舟脑中浮出了一张冷峻的面孔,大概是原主的残识作祟,心脏不受控制的就打了个抽抽。

想也没想,赶紧躺回地上继续装死。

一股冷冽的龙涎香逼近,白晚舟感到一只手伸到鼻下,不知是谁在探她的鼻息,连忙屏住呼吸。

谁知那手就贴在鼻下,半晌也没挪开。第2章 蒙面人

眼看这死是装不下去了,白晚舟只得狠狠吐一口气,睁开了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寒峭到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眸子。

眸子转向楠儿,“你不是说她死了吗?”

楠儿瞪着惊吓过度的大眼睛,不敢相信的盯着白晚舟看了好一会,确定不是诈尸之后,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“小姐,太好了,您还活着!”

白晚舟吞了口口水,南宫丞的表情可完全没有太好了的意思,分明又多了几分厌恶。

只见他蹙起俊眉,眸中蹿火,声音是压抑的克制,“偌大一个淮王府,还不够你丢人?”

是啊,在淮王府闹了八次已经够丢人,现在还跑到颖王府来上吊,脸丢到姥姥家了。白晚舟也嫌原主丢人,可她能说什么?只能继续装死。

见她一副冥顽不灵的模样,南宫丞微微攥拳,才忍住打女人的冲动,“立刻滚回淮王府!还有,明日起,赖嬷嬷到你的轻舟阁伺候。”

说完,就走了,带起一阵风,留下淡淡的龙涎香。

这厢主仆二人夹着尾巴,果然乘小轿滚回了淮王府。

白晚舟一整天没吃喝,又经历了窒息和心脏骤停,到了轻舟阁,脸都不想洗,只想好好睡一觉来适应这具新躯体。

楠儿却丝毫没有要休息的意思,非拉着她说话,“赖嬷嬷明天就要来了,小姐不慌吗?”

白晚舟打了个哈欠,“慌什么。”

楠儿仰天长叹,“那赖嬷嬷仗着自己是王爷的乳母,过去给咱立的规矩还少吗?整个王府我最怕她了,又唠叨又严厉,她这一来,咱们没好日子过了。”

白晚舟闭着双眼,淡淡道,“王爷不过是想派她来看着我,以防我再自杀,她干涉不到咱的生活。”

南宫丞厌恶她归厌恶她,她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,白秦苍不得带着五十万悍匪屠了整个洛城?

楠儿闻言怔了怔,忍不住又哭了,“小姐,您可不能再想不开了!”

白晚舟疲惫的拍了拍楠儿的肩膀,“不会的,你别哭了。”

楠儿的表情显然是不信。

白晚舟没力气再安慰她,“你要真想哭,就出去哭一会吧,我困得不行了。”

楠儿把头摇得像拨浪鼓,“不,奴婢今晚不出去了。您睡,奴婢就在脚踏子上守着您。”

白晚舟指了指身旁,“那你就上来跟我一起睡,脚踏子上怎么能睡人。”

楠儿看着风轻云淡的小姐,总觉得哪里不对,小姐怎么好像变了个人?不过变了个人总比死人强,想到方才那个停止呼吸的小姐,她发誓以后要对小姐寸步不离!

这么一想,管他三七二十一,咬咬牙就爬上了床。

主仆二人拥了被子,没一会儿都睡着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白晚舟被一阵冷风吹醒,门似乎被人推开了。

正想让楠儿下去看看怎么回事,一道冷光闪过,紧接着就看到一个蒙面人夺门而入,持着明晃晃的长剑,直直朝她的心口刺来!

篇幅有限,

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关注【鸿宝书香】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铂逊文学院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oxun360.com/archives/1496

作者: 铂讯编辑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9-1024-619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728929589@qq.com

客服时间:周一至周日,0:00-24:00,365天全年无休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