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主推

为你疯魔为你伤_铂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第1章 她被绑架了  郊外废弃的建筑里。   顾清诺被踹在地上,身上却被绳索死死地捆着。   手脚也被紧紧地勒着,她想挣开束缚,用尽全力却是徒劳。   而宋子慕一改往日的温润,面目…

第1章 她被绑架了
  郊外废弃的建筑里。

  顾清诺被踹在地上,身上却被绳索死死地捆着。

  手脚也被紧紧地勒着,她想挣开束缚,用尽全力却是徒劳。

  而宋子慕一改往日的温润,面目狰狞地瞪着她,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着。

  手机开的扩音——

  “厉墨池,顾清诺现在在我手上,如果想要她活着,那就帮我妹妹找到合适的肾源,让她顺利进行换肾手术,再给我转两百万,否则,我会让你的女人生不如死!”

  他妹妹在医院的重症病房里命悬一线,仅仅因为厉墨池的一句话,本来拿来救他妹妹命的肾,却被强行夺走了。

  没有肾源,他妹妹就活不下去了,身为医生,他救得了别人,却救不了与他相依为命的妹妹……

  电话那头静默了两秒,才传来一道凉薄的声音,“你们又打算玩什么把戏?”

  顾清诺咬了咬唇,眼睛里的光微微暗了下去。

  而宋子慕急了,双眼赤红,“我没跟你开玩笑,如果不想让你的女人死,最好按我说的去做。”

  厉墨池低沉的嗓音依旧淡漠,“人都陪你睡过了,就这么杀了,你舍得?”

  “我们什么也没做!”宋子慕大声吼道:“无论你相不相信,我跟顾清诺清清白白。该死的你就为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事情,扼杀了我妹妹活着的机会,厉墨池,你还是人吗!”

  “说完了?”

  “厉墨池,我真的会杀了她!”

  “你随意。”话音未散,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  宋子慕癫狂的大喊:“厉墨池!”

  听着手机里那一句,“你随意。”

  蜷缩在地板上的顾清诺,眼中微弱的期盼彻底寂灭。

  是啊,他早已不是那个会把她宠上天的厉墨池了。

  他恨她,恨不得她立刻死去,又怎么可能会浪费心机去救她呢。

  心脏被宛如被最尖锐的利器狠狠扎了进去一样,痛的连呼吸都带着倒刺。

  她轻笑出声,神情孤寂而落寞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断了希望的宋子慕,双眼充血一般猩红,他扔掉手机,缓步走到顾清诺身边,蹲下。

  他用手狠狠掐住她的脖子,声音狠厉,“很好笑吗?”

  顾清诺悲凉一笑,声音沙哑,“我早就说过,没用的,他恨不得我去死,怎么可能会为了我,而浪费时间……”

  “啪!”他用力的甩了她一巴掌。

  顾清诺漂亮的脸上瞬间浮现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,嘴角溢出血流。

  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痛,腹部也隐隐作痛,可是这些痛,都没有心痛来得让她绝望。

  宋子慕眸底的疯狂隐约可见,“他之前那么爱你,不会说不管就不管的,我妹妹还等着肾来救命呢,你必须有用!”

  他的手指越发的收拢,她快要喘不过气了。

  “那不过是从前,现在他有多恨我,你难道不知道?”

  “闭嘴!”

  宋子慕猛地松开了钳制她脖子的手,暴跳如雷的站起来,狠狠地踹了她一脚。

  顾清诺直接被踹到的一边,腹部压到地上散落的石块,痛感袭来,泪水瞬间被逼了出来。

  “我不管,就因为你,他拦截了我妹妹的救命用的肾源,我妹妹快死了!”

  宋子慕奔溃地来回走动,神情疯狂,“我再给他三天的时间,他一天不把肾源给我妹妹,我就剁了你的手指,两天不给,我就砍了你的手腕,三天不给……我就割了你的头!”

  宋子慕悲愤绝望的声音,在整个楼房里回荡——

  “我妹妹活不了,那你就去给她陪葬!”
第2章 他们分开了
  顾清诺的脸色苍白。

  她忍着身体上的不适,仰头看向宋子慕,“何必做这种无谓的举动,你明知道我对他根本无关重要,你就算杀了我,也救不了你妹妹。”

  喉咙有腥甜上溢,她顿了下,将那抹腥甜咽了回去,才继续道:“现在,他捧在手心上宠着的人是夏艺璇,你如果真想救你妹妹,就应该去找她。”

  “让她帮你求情,她现在是唯一能动摇厉墨池的人了。只要她能答应帮你,那一切都有退路,你也不用走这么极端的路,把自己的一生给毁了……”

  曾经,安城人人都说顾家大少姐生来高贵,命好到足以让安城的所有女人羡慕。

  遇见厉墨池之前,她被父母捧在手心上宠。

  遇到厉墨池后,她被厉墨池刻进骨子里爱。

  都说人的运气有限,而昔日的顾清诺,仿佛就是幸运女神本尊。

  而后来,厉家破产,顾清诺终于跟厉墨池分开了,这才终于平衡了安城所有女人,忿忿不平的心。

  “我不信!”宋子慕嘶吼道:“你是他的妻子,当初他爱你爱到骨子里,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!”

  两年前,安城谁人不知厉家独子——厉墨池倾心顾家长女!

  厉墨池为顾清诺,可以豪掷千万,买拍一颗红宝石送给她当生日礼物。

  佳偶天成仿佛说的就是他们两个,安城少男少女哪个看着不羡慕?

  后来厉家衰败,厉墨池在最落魄的时候,仍想着把最好的一切给顾清诺,可惜,落败的龙连狗都不如,那还有能力给顾清诺幸福呢。

  一个仍然是安城富贵人家的女儿,一个却成了落难公子。

  他们的分离成了理所当然的事。

  顾清诺的父亲嫌弃厉墨池一无所有,不许厉墨池再来纠缠自己的女儿,并在对待厉家的事情上,伙同其他合作伙伴一同打压,让厉氏彻底破产。

  安城人人都道,顾清诺在还没和厉墨池彻底分手之前,勾搭上了医学奇才宋子慕,给厉墨池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。

  可是后来,厉墨池凭自己的能力,用一年多的时间,将已经破产的厉氏重新扶了起来,打造了一个全新的商业帝国,再次成为安城经济圈的领头人。

 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,他要将顾家彻底踩在脚底下的时候,他却再次出人意料地,娶了顾清诺——

  如果不是因为爱,他为什么要娶她!

  “你也说了,那是曾经啊,他早就不爱我了……”温热的泪水滚落,顾清诺苍白的脸上悲怆欲绝,“他娶我……不过是想报复我,报复顾家。子慕,我跟他过往种种,你都看在眼里,你觉得我跟他之间,还有可能吗?”

  “在他妈妈心脏病发去世的那一天,我跟他……再无可能了。”

  那个曾经会紧紧将她拥入怀中,柔声跟她说,会宠她一辈子的男人,早就不要她了。

  “当初你为什么不跟他解释?”宋子慕狠狠的抓着头发,他瞪着顾清诺,“那天晚上我们明明只是喝醉了,什么都没做,你为什么不跟他解释清楚,为什么要让他误会我们?”

  那日,顾清诺伤心痛哭,宋子慕担心她一个人在街上游荡会出意外,他只好将她带回他家。

  为了排解她的悲伤,他陪她喝酒,听她诉苦,直至两人都喝醉酒了,趴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。

  他们不过是因为喝多了几杯,在一起待了一晚,什么也没做!

  却不知道厉墨池的母亲,从哪里得到他家门口的监控,第二天一早和夏艺璇一起直接冲到他家里来。

  她们冲进来的时候,他和顾清诺正好睡醒,一脸的怔愣,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,夏艺璇便开始添油加醋地给厉母说,顾清诺与他之间有奸情。

  在夏艺璇不遗余力的诋毁下,厉母怒气暴涨,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顾清诺,忽然脸色剧变,捂着胸口,倒在了地上。

  就在那天,厉母心脏病发,去世了,尽管安城最有才华的医生在现场,也没能抢救回她的命……

  时至今日,宋子慕仍清晰的记得,就在当日,厉墨池看完监控与母亲的遗体,冷得如同万年寒冰一般的目光,轻轻的从他和她身上扫过。

  而后,他冷漠地凝着顾清诺,声音寒的让人心底发颤,“顾清诺,你真好!”

  顾清诺的脑海里,也慢慢的浮现出厉墨池的模样。

  嘴里含笑的,宠溺的,生气的,淡漠的,冰冷的……

  到最后,他看她的眸光只剩下蚀骨的恨了。

  “没有用的,他根本不会相信。”顾清诺的肚子太疼了,将脸贴在地上,灰尘沾了半边脸,“他不会再相信我了,再也不会了。”

  那天,她不顾父亲的劝阻,不顾一切冲上去,拉住他,没有尊严的跟他解释。

  “墨池,我跟宋子慕不是你看到的那样,我们只是一起喝了点……”

  她还没有说完,夏艺璇便打断了她,“呵呵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还喝了那么多的酒,能什么也没做?除非是宋子慕不行吧。”

  顾清诺没有理会夏艺璇的冷嘲热讽,继续向厉墨池解释道:“墨池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你是知道的,就算我们感情出现问题,我也不会失控到利用子慕去刺激你。”

  厉墨池冷漠的站在那里,没有吭声。

  夏艺璇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事实就是因为你和宋子慕,厉伯母被刺激到心脏病发,去世了!”

  顾清诺红着眼瞪着夏艺璇,“厉伯母为什么会看到那个监控,又为什么会赶到宋子慕家,这一切你最清楚,如果当时不是你在厉伯母跟前胡说八道,伯母她也不会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

  冰冷刺骨的声音沉沉响起,厉墨池狠狠地甩开顾清诺的手,他深沉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,“你现在最好离我远点,不然我会直接掐死你。”

  顾清诺再次拽住他的手臂,弱声喊道:“墨池,我真的没有……”

  厉墨池一把将她推倒在地,毫不怜惜,“滚!”

  她趴在地上,泪水满溢,却只能无措地看着他们渐行渐远。

  至今,她还清晰地记得,当时他眼中无法磨灭的恨,以及夏艺璇洋洋得意的嘴脸。

  “你解释过吗?为了你那该死的骄傲,你有低头向他解释过吗?”

  宋子慕的神情越来越激动,如果顾清诺解释过,那么爱她的厉墨池怎么会不信,他的妹妹……

  他控制不住的对顾清诺拳打脚踢起来,一下一下,踹在她的身上,力气很重。

  “如果不是因为他误会了我们,他怎么可能对我妹妹下手,这都是你的错,你为什么不解释,为什么?就因为你那该死的自尊心,我妹妹连求生的机会都没有了!”

  明明一切都是个误会,都可以解释清楚,最后却让他妹妹承受生死折磨!

  “唔!”顾清诺的冷汗直冒,脸色白的像鬼一样,她蜷缩着身体,身上锥心刺骨的疼痛,让她整个人都止不住地发抖。

  她解释了,解释过很多遍,但是厉墨池不信她,他不信她……

  宋子慕魔怔了一般,由着已经扭曲的心理,将所有的愤怒与怨恨通通发泄在顾清诺的身上。

  几番拳打脚踢,顾清诺的肚子疼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绞。

  可她根本来不及说话,便痛晕过去了……

  ……

  瑞奇国际酒店。

  三十楼旋转的西餐厅里。

  夏艺璇轻轻的翻着手中的菜单,偶尔抬头看向对面正在接电话的男人,嘴角含笑。

 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,是夏艺璇势必要得到的,那厉墨池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她喜欢厉墨池,当他与顾清诺还在一起的时候,她便已经染染地喜欢上了他。

  人人都说顾清诺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人,那她夏艺璇,便做那个专门打碎她所有幸运的地狱使者!

  她安静地等他说完电话。

  待他挂断电话,她才轻柔的开口,“顾清诺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其实在他刚才简短的回话中,她就已经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,但还是故作好奇地问他。

  厉墨池冷着眸,“宋子慕说,他绑架了顾清诺,让我去救她。”

  “什么?”夏艺璇微讶,“宋子慕不是喜欢顾清诺吗?怎么会绑架她?”

  厉墨池漠然地放下手机,神色很淡。

  “没什么,就是想弄点事出来,引人注目……”
第3章 她怀孕了
  夏艺璇嗤笑一声,“都这个时候了,她还想赖着你呢。当年她联合宋子慕害死伯母的时候,可没想过你会有多难过呢。”

  当年厉家败落,顾清诺与宋子慕气得厉母的心脏病发,最终抢救无效去世。

  这件事当年在安城闹得沸沸扬扬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顾清诺因厉家落败,不愿与厉墨池继续在一起,便与当时在医学届名声刚起的宋子慕,有了暧昧,后来直接被厉母当众撞见奸情。

  夏艺璇不屑的语气更重了些,“真想不通,她怎么还有脸在你面前闹。”

  厉墨池 脸色更冷了些,声音淡漠,“别提她,污了耳朵。”

  “好,不提她。”夏艺璇乖巧应道:“来,我们今天尝尝这个菜吧,听说味道挺好的。”

  ……

  冰冷的触感遍布全身,顾清诺瑟缩几下,缓缓的睁开了眼。

  初醒的迷茫,让她有片刻的怔愣。

  好一会,她才慢慢的想起自己的处境,浑身的疼痛席卷而来。

  地板微微响动,有人迈步走了过来。

  是宋子慕。

  顾清诺的身子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,宋子慕看在眼里,眸光微暗,却依旧没有动摇。

  妹妹还在等着肾源救命,他顾不了其他人了。

  “顾清诺,你怀孕了。”

  宋子慕低沉的声音恍如一个平地炸弹,瞬间在顾清诺的耳膜、脑门间炸开。

  她愣了好半响,才哑声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  宋子慕已经冷静下来,声音不带丝毫感情,“有流产的征兆,但我刚刚给你吃了点药,暂时没有大碍。”

  “你,你说,我怀孕了?”

  顾清诺的脑袋一片空白,怀孕了,怎么会怀孕呢?

  她忽然想起那一夜,她回了厉家别墅想拿一些衣物,照厉墨池往常的工作习惯,这时他应该还在公司工作。

  但那天,她踏入客厅,却撞见在那里喝酒的厉墨池。

  自从上次因为夏艺璇的事吵架后,她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  她以为厉墨池也不会再来这里,所以在见他抱着酒瓶醉的一塌糊涂,躺在沙发上的时候,她的心中百感交集,苦涩无比。

  她吃力的扶他回了房间,把他放回床上,还没等她帮他盖好被子,她突然就被他翻身,压在了身下……

  他醉了,所以一切的动作都只不过是遵循本能。

  彻夜沉沦,他甚至不知道,那晚他们之间有过那么一夜。

  宋子慕蹲在顾清诺的面前,眼里有点点希望。

  “你跟他说你怀了他的孩子,就算他不要你,但看在孩子的份上,他一定会来救你。”

  “不,不会的。”突如其来的孩子,让顾清诺忽然有了强烈求生的欲望,“他不会相信的,他根本不知道我跟他有过一晚……”

  顾清诺挣扎着拽住宋子慕的裤脚,乞求般开口,“子慕,放过我吧,拜托了。”

  “我会求他把肾源给你妹妹的,你放了我和孩子好不好?”

  她的声音很沙哑,说到最后,声音都快出不来了,“放过我们吧,看在我们曾经是朋友的份上……”

  宋子慕死海般的双眸中,风暴狂涌,他甩开她的手,站了起来,“等你去求他?不,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等了,我妹妹她等不起。”

  况且,他根本不信厉墨池真的会不管顾清诺,即便他那么恨她,但在婚后,他也不仅一次见到厉墨池对她的占有欲,还有保护欲。

  厉墨池是恨她,却也爱她……

  何况他们还有孩子!

  他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,与顾清诺曾经认识的,那个温润如玉的宋子慕大相径庭。

  顾清诺再次伸手拽住他的裤脚,哀求道:“不会的,我一定会用最短的时间劝服厉墨池,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做到的——”

  “顾清诺,我不会用我妹妹的命跟你赌!”宋子慕单膝蹲在她面前,手用力掐住她的脖子,声音如冰,“我要用自己的办法,让厉墨池答应。”

  “你的孩子我会暂时帮你保住,剩下的就看厉墨池怎么做了,如果他不救我妹妹,那你,就给我妹妹陪葬吧!”

  墨般深幽的眸中,狠厉遍布,宋子慕眼中的凶狠,让顾清诺的心止不住地颤抖。

  他掐她脖子的力度很大,仿佛要生生折断她的喉咙。

  说完这句话,宋子慕便拿出手机,要给厉墨池打电话,“等会你求他救你,跟他说你们有孩子了,让他答应我的条件!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顾清诺的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,摇着头,苍白的脸上表情凄苦,出口的声音断断续续,喉咙火烧一般疼痛,“没,没用的,他不,不会相信,不会……”

页面篇幅有限,

更多精彩内容请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微信公众号【鸿宝书香】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铂逊学院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oxun360.com/archives/1529

作者: 铂讯编辑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9-1024-619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728929589@qq.com

客服时间:周一至周日,0:00-24:00,365天全年无休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