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主推

爱你不曾悲- 叶安安靳墨臣全文- 鸿宝书香

  “靳墨臣,求你!”   滂沱大雨里,叶安安如同孤魂野鬼般,她用力的拍打着车窗,嘶喊着。   而靳墨臣却几乎捏碎方向盘,那双漠然的眸子里早就充了血!   他猛然推开车门,一把扼住…

  “靳墨臣,求你!”

  滂沱大雨里,叶安安如同孤魂野鬼般,她用力的拍打着车窗,嘶喊着。

  而靳墨臣却几乎捏碎方向盘,那双漠然的眸子里早就充了血!

  他猛然推开车门,一把扼住叶安安的脖子,“叶安安我警告你,五年前你既然敢离开,那么现在,就别再出现在我眼前!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不会弄死你!”

  既然当初头也不回的离开,现在还有脸回来?

  “只要你去看看宁宝,这一次,我会永远消失。”

  叶安安快要被迫窒息,她艰难的恳求着。

  靳墨臣却笑得扭曲:“跟我讲条件?叶安安,你有什么资格?”

  靳墨臣将她扔开,烦躁在眉间凝聚成冰,“滚!从我眼前滚蛋!”

  “我不会走的!”

  叶安安却很坚定,“如果你不答应我,我就求到你答应为止!”

  “无赖!”

  靳墨臣冷冷嗤笑,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靳宅。

  靳宅外。

  叶安安已经跪了七个小时。

  雕花铁门紧闭,二楼,男人冷漠的立在落地窗前。

  “安安,墨臣不见你。”

  叶安安看向说话的女人,苏琳,靳墨臣的妻子。

  顿觉讽刺,如果五年前她知道这女人是个祸害,她就不会救她一条命,还将她留在家里养伤。

  最后,她滚上了靳墨臣的床,恩将仇报。

  “我只想跟他说几句话,说完就走。”

  叶安安不再看她,即使跪着,还是满脸的孤傲。

  苏琳最见不得的,就是她这份孤傲,让人看着就想摧毁。

  “你跟我说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“你算老几?”叶安安冷笑,“我跟他说话,什么时候轮到你多管闲事?”

  苏琳脸色几变,最后得意的勾起红唇,“我是靳墨臣的妻子。”

  苏琳挑衅的盯着她,叶安安握紧了拳头,狼狈的不只是身体,还有那颗惨败的心。

  她霍然起身,“靳墨臣,我求你去看看宁宝,哪怕一眼也行!”

  黑暗中,惊雷乍起,大雨疯了似的狂泻而下。

  叶安安的声音很快被淹没,她看见靳墨臣转身消失在视线里。

  蓦地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  “你看到了,不管你再怎么纠缠,墨臣都不会去看那个孩子,你死心吧。”

  叶安安不听!

  靳墨臣怎么恨她都可以,但孩子是无辜的!

  她想冲进去,苏琳阻拦,两人拉扯间,苏琳摔倒在地。

  与此同时,叶安安被一股蛮力拨开。

  她抬眸看去,靳墨臣扶起苏琳,那双凌厉的眸却锁在她眉间。

  “医生说宁宝快不行了,他还没见过爸爸,靳墨臣,你可不可以去看他一眼,就当是给孩子留一点美好,行吗?”

  叶安安从未如此卑微,哪怕五年前离开,她也傲慢得像个胜利者。

  将他的尊严狠狠踩在脚下,将他们的爱情撕得惨不忍睹,然后潇洒离开的胜利者!

  靳墨臣讽刺的笑,“那个畸形儿死或者生,跟我有什么关系?愿意为你叶安安赴汤蹈火的男人那么多,怎么,还找不到一个男人冒充孩子的爸爸?”

  一字一句,犹如烈焰灼心!

  “他是你的孩子,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来?”

  叶安安瑟瑟发抖,伪装的堡垒快要不堪一击。

  “我的孩子?”靳墨臣的笑渐渐阴暗,“你跟那么多男人睡过,该是不知道哪个是孩子的父亲,所以想找我来戴这个绿帽子?你真当我靳墨臣愚不可及,每次都能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中?”

  “我没有!”叶安安百口莫辩,眼眶顿涩,“我是被逼的,那些男人我根本不知道怎么会在我房间里……”

  “你又想说,你被人喂了药,所以情不自禁?”

  叶安安一怔,她突然无力再解释。

  他不信她,说再多都是枉然。  靳墨臣贴在她耳边,字字凌迟,“我从没看过你那么浪的模样,你可真会装。”第2章 做一个亲子鉴定

  叶安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,这晚的大雨没完没了,寒气从脚底一直窜到心脏,凝结成冰刀刺入每一寸血肉。

  她不知道这次选择回来,到底是对是错。

  病房里,宁宝还没睡。

  每次看到孩子,叶安安的心就被撕得四分五裂,是她的错,都是她的错!

 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伤心欲绝,她就不会连自己怀孕都没注意到,等到三四个月肚子渐渐大起来,她才去医院检查。

  后来,查出孩子有问题的时候,已经六七个月了,她怎么忍心引产?

  她自私的想要留下这个孩子。

  她舍不得自己肚子里的骨肉,她心存侥幸,万一孩子生下来是健康的呢?

  可是,孩子生下来……没有双手。

  医生说,孩子的身体很虚弱,可能活不久。

  那天,叶安安的世界彻底灰暗……

  那种无能为力,痛不欲生,上升到了极致。

  她更没想到,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。

  “妈妈,爸爸什么时候来看我?”宁宝躺在那里,无辜的看着她。

  叶安安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爸爸很忙,但是他答应来看宁宝,就一定会来的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宁宝兴奋又小心翼翼的问她,“妈妈,我真的有爸爸吗?”

  “当然。”叶安安心疼的抱住他,“宁宝的爸爸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人。”

  又是两天过去了,靳墨臣依然没有出现,而宁宝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,叶安安着急。

  她去靳宅找过,去公司找过,但次次被拒之门外。

  可是这天她却在医院看到了靳墨臣,顿时看到了一丝希望,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  靳墨臣冷嗤,“你该不会以为我是为你而来?可笑!”

  希望瞬间破碎,叶安安还没来得及说话,苏琳从他身后走来,“安安,真巧。”

  她手里拿着住院单,肚子挺着,该有七八个月了吧。

  叶安安这才明白,他是陪苏琳来的。

  “靳墨臣,既然你来了,不如就顺便去看看宁宝,就在三楼,花不了你多长时间……”

  “没空。”靳墨臣决绝道,“有空我也不会去。”

  叶安安追上去,卑微入尘,“你不相信宁宝是你的孩子?靳墨臣,你敢不敢做亲子鉴定?结果出来你就会知道,宁宝是你的孩子!”

  靳墨臣眯眸,阴冷的双眸闪过一丝犹豫。

  一侧,苏琳柔声说:“墨臣,那就做一个亲子鉴定吧,万一宁宝是你的孩子呢,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  亲子鉴定结果出来的那天,叶安安跟宁宝说,爸爸今天会来看你的。

  宁宝的眼睛里闪着星星,一整个上午开心坏了。

  可是,下午三点,靳墨臣却将报告结果摔在她脸上,“我是疯了,才会被你一次次的侮辱!”

  叶安安慌张的翻开报告,怎么可能!

  宁宝不是靳墨臣的孩子?

  “你听我解释……”  叶安安顾不得那么多,她死死攥住靳墨臣的袖口,可要开口,才发现不知如何解释,她只好破罐子破摔,“算我求你,就看一眼,只要你满足宁宝最后一点心愿,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!”第3章 畸形的儿子

  “做什么都可以?”靳墨臣低声讥笑,“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毫无底线。”

  一滴泪滚滚而落,叶安安不敢让自己软弱,“求你。“

  “可惜,我对你这副肮脏的身体,已经没有半点兴趣。”

  靳墨臣甩开她,阔步离开。

  叶安安不知道该如何跟宁宝交代,宁宝那么期待,她不想让宁宝失望。

  可是,她还能求谁?

  ……

  靳墨臣推开病房的门。

  “回来了。”苏琳合上手里的书,打量着他的脸,“结果出来了?”

  “不要再提。”

  靳墨臣脸色黑沉,尽量让自己显得冷静,关心的问她: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苏琳摇头,轻轻挽起耳边的碎发,岁月静好的微笑。

  “有你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她下床,搂住靳墨臣的窄腰,细声细语的说:“墨臣,这两天我总是做噩梦,梦见你要离开我,我很怕。”

  “不会。”靳墨臣轻拍她的后背,“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。”

  在他最难捱的那段日子,是苏琳陪在他身边,他明白谁才是该珍惜的那个人。

  可是,这该死的烦躁是怎么回事?

  病房门外,叶安安背靠着墙壁,强忍的眼泪决了堤。

  【墨臣,你会不会离开我?】

  【不会。】

  【那如果外公要你娶老婆呢?】

  【我未来的老婆,就是你。】

  【那如果我爸妈不同意呢?】

  【那我就疼你疼到他们同意为止。】

  曾经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还在耳边,可如今,他已经另娶他人,原来他的深情可以给任何一个人。

  确定靳墨臣离开,叶安安才进去。

  苏琳嘴角藏着犀利的冷笑,“你找我?”

  “你能不能帮我求求情?”叶安安艰难的开口,“让靳墨臣去看看宁宝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

  苏琳站在她面前,姿态颇高,那抹得意不加掩饰。

  “就当我求你帮忙。”

  “所以你现在是在求我?”

  苏琳挑高音调,满是讽刺,原来将这个高高在上的公主踩在脚下,是这样舒爽的感觉。

  可叶安安骨子里到底是高傲的,“怎么说我也救过你一命,如果不是我,你也不会有今天……”

  “是,我是该谢谢你。”苏琳冷笑,“谢谢你帮我还了我爸的赌债,也谢谢你供我上大学,更要谢谢你让我遇到靳墨臣,如果不是你,我还不知道命运这么不公平,你过得锦衣玉食,我却要为了一顿饱餐拼死拼活的打工,叶安安,凭什么?你也该受受这人间的苦,你现在所得的这一切,都是你的报应,包括你那个畸形的儿子!”

  啪!

  一巴掌扇在苏琳脸上,叶安安用尽了全力。

  “你……”苏琳顿时火了,那双眼里全是愤怒。

  谁也没想到靳墨臣会去而复返,他推开门时,就是这一幕。

  苏琳一秒落泪,却只是捂着脸不吭声,委屈的看过来。

  “叶安安!”靳墨臣扼住叶安安的手腕,怒火中烧,“你找死!”

  叶安安忽而笑了,瞧,他心疼了。

  心尖刺痛的感觉如此强烈,她揪紧心脏的位置,“怎么说我都可以,但是谁也不准说我的儿子,谁敢伤害我的孩子,我就跟她拼命!”

  “是吗?”靳墨臣满腔怒火,“那个野种对你就那么重要?”  “他不是野种!靳墨臣,不管你信不信,我没跟别的男人上过床!那是你的孩子!”第4章 以死谢罪

  她还敢撒谎!

  她以为只是那一次她跟那些男人鬼混,被他半道捉奸在床,她就可以狡辩?

  他手头的照片视频,何止这一点?

  “我不想再看见你!”靳墨臣青筋暴动,“我警告你,离苏琳远一点,如果你敢伤她分毫,我一定要你跟你那个畸形儿死无全尸!”

  男人眼里的仇恨那么浓,仿佛要将人千刀万剐,叶安安无力的跪倒在地。

  嘭的一声,很刺耳。

  “宁宝不知道还能撑多久,靳墨臣,以前是我对不起你,所有的错我都认,只要你愿意去看看宁宝,哪怕让我去死都可以。”

  叶安安缓缓拽住他的衣角,收得越来越紧,“我可以以死谢罪,行不行?”

  她的嗓子哑了,所有的哽咽都团在嗓子眼,她不敢哭。

  她哭了,宁宝还能依靠谁?

  可是,靳墨臣的深情终归给了苏琳,所有的狠心都赏了她。

  苏琳突然腹痛,靳墨臣赶紧叫来了医生,那种紧张和担心是装不出来的,叶安安被挤出门外,眼睛里进了沙子。

  她回了以前的老宅,家里已经荒废了。

  曾经的幸福美满还依稀能回忆起,那时候外公还在,爸妈还在,她和靳墨臣还在。

  只是后来,他们的地下情被爆出来,一时闹得满城风雨,外公气病了,爸妈坚决反对。

  那时候的她和靳墨臣,为了彼此,可以与全世界为敌。

  直到那天,她和一群男人在房间里,被靳墨臣捉奸在床。

  那是叶安安第一次深刻体会到,别人口中那个阴狠无情的靳墨臣。

  他不再念及靳家的养育之恩,不出半个月,他夺走了外公辛苦经营的江山,将靳家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  外公终于一病不起,含恨而终,而爸妈,因为伤心过度,车祸而亡。

  叶安安永远记得那一天,那种伤心欲绝……

  医生说因为情绪激动,苏琳才会早产,靳墨臣将叶安安逼在墙角,双眸猩红,“幸好苏琳没事,否则你死一万次都难以赎罪!”

  “靳墨臣。”叶安安涩涩的笑,“如果宁宝见不到爸爸,就算我死,也会拉着苏琳。”

  “你敢!”

  “你看我敢不敢!”

  叶安安毫无畏惧,眼睛里是绝望的笑,突然,护士匆匆跑来,“叶小姐,孩子情况不好。”

  叶安安狠狠推开靳墨臣,疯了一样跑出去,靳墨臣回头看她的背影,心脏疼得无法承受。

  宁宝高烧不退,医生想尽了办法,最后也只好等结果,叶安安陪在床边,一声声喊他:“宁宝,不要睡,跟妈妈说说话。”

  宁宝皱皱眉头,迷迷糊糊的问她,“妈妈,爸爸来了吗?”

  叶安安落了泪,笑着说:“快来了,爸爸没来之前,宁宝不要睡,好吗?”

  “可是妈妈,宁宝好困,宁宝是不是等不到爸爸了?”

  门口,靳墨臣看着这一幕,孩子那张脸映在他的脑海里,他们说过,结婚后要生很多很多孩子。  可是叶安安,是你先负我,今天这一切,都是你咎由自取,怪不得我。

篇幅有限,

阅读更多精彩内容,请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微信公众号【鸿宝书香】

鸿宝书香:隶属深圳鸿宝兴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热门优质小说天天推送,让你无限畅读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铂逊学院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oxun360.com/archives/1565

作者: 铂讯编辑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9-1024-619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728929589@qq.com

客服时间:周一至周日,0:00-24:00,365天全年无休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