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主推

爱你不能言-沈姝傅慎言全文章节阅读_鸿宝美书

孕期:六周 看到B超报告的时候,我被这四个字惊愣在原地,才一次,怎么就怀上了? 现在要怎么办? 告诉傅慎言,他会因此不离婚吗?不会,反而会觉得我卑鄙无耻,用孩子来要挟他。 压下心中…

孕期:六周

看到B超报告的时候,我被这四个字惊愣在原地,才一次,怎么就怀上了?

现在要怎么办?

告诉傅慎言,他会因此不离婚吗?不会,反而会觉得我卑鄙无耻,用孩子来要挟他。

压下心中的郁结,我将B超报告单塞入包中,随后出了医院。

医院大楼外,耀黑色的迈巴赫里,车窗开了三分之一,从外看隐隐能看见驾驶位上男人清隽冷冽的眉眼。

豪车美男,自然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。

有钱有颜,是傅慎言的标配,这么多年,我已经见怪不怪了,忽视了路人的目光,我上了副驾驶。

原本闭目养神的男人察觉到动静,只是微微蹙眉,并未睁眼只是声音低沉道,“处理好了?”

“嗯!”我点头,将同医院签好的合同递给他,开口道,“陆院长让我带他向你问好!”今天的合同,原本是我自己过来签的,但途中遇到傅慎言,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他会顺路送我过来。

“这个案子接下来你全程负责!”傅慎言向来话少,没有接合同,只是淡淡交代了一句,便启动了车子。

我点头,不多言。

沉默久了,除了听话和做事,其他的我似乎不会了。

车子开往市中心,此时已经是傍晚,他不回别墅,打算去哪?心里虽疑惑,但我向来不会主动追问他的事,索性便沉默了。

想起那张B超单,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向他开口,侧目见他双眸看着前方,目光凌厉,一如既往的冷冽。

“傅慎言!”我开了口,拽着包的手心有些潮湿,想来是紧张,所以出汗了。

“说吧!”冷冰冰的两个字,没有多余的情绪。

他一向对我如此,时间久了,我也释然了,压下心中的忐忑,吸了口气,我道,“我……”怀孕了。

最多不过三个字,但此时他的手机响了,这话硬生生被吞回去了。

“欣然,怎么了?”有些人的温柔,注定只会倾覆于一人,或深情,或欢愉,最后都是给予一人。

傅慎言的温柔是为陆欣然准备的,听他和陆欣然的对话便知。

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陆欣然说了什么,傅慎言突然踩了刹车,对着电话安抚道,“好,我一会过去,你别乱跑。”

挂了电话,他恢复了满脸的冷厉之气,看向我道,“下车!”

毫无余地的命令。

这不是第一次了,我点头,将所有的话都吞回肚子里,开了车门,下车。

我和傅慎言的婚姻,是意外,也是命定,但都与爱无关,傅慎言心里放了陆欣然,我的存在只是摆设或者说是障碍。

两年前傅老爷心肌梗塞,在病床上逼着傅慎言娶了我,傅慎言虽然不情愿,但碍于老爷子,还是将我娶了回去,两年来有老爷子在,傅慎言只是当我不存在,如今老爷子断了气,他便迫不及待找律师拟写了离婚协议,就等我签字了。

回到别墅,天色已暗,偌大的房子里空荡得像鬼屋一般,大概是怀孕的关系,没有食欲,我便直接回了卧室,洗漱睡觉。

迷迷糊糊还未睡熟,便隐隐听到院子来传来车子熄火的声音。

傅慎言回来了?

他不是去陪陆欣然了吗?

第2章 可以不走吗?
未及多想,便见卧室门被打开,他一身湿意,未曾看我一眼便直接进了浴室,随后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。

他这一来,我是没办法继续睡了,起身将衣服穿好,从衣柜里将他的睡衣取出,放置在浴室门口,随后我便去了阳台。

已是梅雨季节,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,天色已暗,隐约能听到雨水打在砖瓦上的滴答声。

听到身后有动静,我回头,见傅慎言已经出了浴室,下身披着浴巾,头发湿湿的,有水珠顺着他健硕的身体滴落,男色惑人,莫不过如此了。

大约是察觉到我在看他,他瞧向我,俊眉微蹙,“过来!”毫无情绪的语调。

我是听话的,走至他身边,见他将手中的毛巾丢给我,声音低沉,“帮我擦。”

他向来如此,我早已习惯,他坐在床沿上,我爬上床,半跪在他身后给他擦着头发。

“明天是爷爷的葬礼,要早些过去老宅。”我开口,倒也不是故意和他扯话题,只是他一心都在陆欣然身上,若是不提,只怕他早已忘记。

“嗯!”应了我一声,他便再无其他。

知道他不愿意与我有过多交流,我也不多说,替他擦干头发我便再次躺在床上,准备入睡。

兴许是怀孕的缘故,总是觉得困得厉害,往常傅慎言洗完澡都会去书房待到半夜,不知今夜为何,换了睡衣,他便躺了下来。

虽然奇怪,但我也不多问,只是他突然将我搂住,拉入怀中,随后细碎的吻落下。

身上的睡衣被他扯落,我一时慌了神,猛的按住他探向那里的手,不明所以的抬眸看他。

“傅慎言,我……”

“不愿意?”他开口,一双黑眸漆黑如夜,凌冽又带着野性。

我垂眸,是不愿意,可由不得我。

“可以轻一点吗?”孩子才六周,若是不小心,会有危险。

他敛眉,未语,只是翻身,随后并不温柔的开始这一切,我疼得卷了身子,只能尽可能的保护孩子不受伤害。

伴随他的凶猛,窗外的雨也越下越猛,一时间竟打起了雷电,灯影起伏,许久他起身进了浴室。

我疼得直冒冷汗,原本想起身吃些止疼药,顾忌到孩子,便也放弃了。

“呜……”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傅慎言的,我抬眸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已经11点了。

这个点会给傅慎言打电话的,也只有陆欣然了。

浴室里的水声停下,傅慎言裹着浴巾出来,擦开手接起了电话,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。

见傅慎言微微蹙眉,开口道,“欣然,别胡闹!”

说完,他便挂了电话,准备换衣服离开,若是以往,我可能会假装视而不见,但此时我猛地拽住傅慎言,软了声求他道,“今晚不走可以吗?”

傅慎言蹙眉,俊朗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冷冽和不悦,“刚吃到点甜头,就开始放肆了?”

这话冰冷且讽刺。

我愣了神,一时间不由觉得好笑,仰头看他道,“明天是爷爷的葬礼,你就算再放不下她,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分寸?”

“威胁?”他眯起黑眸,猛地掐住我的下颌,声音低沉冷冽,“沈姝,你长本事了。”

篇幅有限,

阅读更多精彩内容,请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微信公众号【鸿宝书香】

鸿宝书香:隶属深圳鸿宝兴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热门优质小说天天推送,让你无限畅读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铂逊学院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oxun360.com/archives/1568

作者: admin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9-1024-619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728929589@qq.com

客服时间:周一至周日,0:00-24:00,365天全年无休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