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主推

落花无情人有意

秦晓茹,你大概还不知道盛世的幕后老板是我吧?你来这里是和我签了合约的,我要你去陪男人,你他妈就必须听我的!


“陆景深……你……你到女洗手间干什么?赶快出去!”秦晓茹看着突然出现在洗手间的男人吓一跳,下意识的出声呵斥。

男人眸色沉沉,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,那墨色的眸子里含着讥诮和讽刺,手慢腾腾的关上门,一步步靠近。

随着他的逼近,秦晓茹莫名的心虚,一步步的往后退,身后是洗手台,她退无可退,“你再不出去我要喊人了!”

“喊人?”陆景深眼中出现一抹讥讽的笑,“你倒是喊一个试试看啊?在这盛世皇庭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不给男人上的妓女。”

他的恶毒让秦晓茹气得说不出话来,陆景深抬起手轻轻划过她的脸落在她的胸前,在她的凸起上面轻轻的抚弄了一下,“秦晓茹,你今天晚上到这里来不就是找男人上你的吗?反正都是要给人上,为何不能给我上?”

他的羞辱让秦晓茹简直无地自容,她咬着嘴唇:“是,我是来这里找人上的,但是我不愿意给你上!陆景深,你知道吗?我看见你觉得恶心!”

“恶心?你这样的女人也配提恶心两个字?”陆景深几不可闻的笑一声,“不过是被男人艹烂的贱货,装什么贞洁烈女?”

“王八蛋!陆景深你王八蛋!”秦晓茹气得浑身发抖,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眼中都是鄙夷和嘲讽,“我是王八蛋你是婊子,既然碰上了今天晚上怎么也得尽兴不是?”

话音落下他大手一伸,一把抓住了她的身子,手下用力,撕拉一声,秦晓茹的衣服被她撕开了一个口子。

她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胸前,男人的手没有停顿,粗暴的扯下她的裙子,一个反转,把她抵在洗手台上。

“禽兽!流氓!你连脸都不要了吗?”秦晓茹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他的束缚,可是力量悬殊太大,她的反抗显得那样的无力。

身后传来拉链拉开的声音,有坚硬的东西顶在她的臀上下秦晓茹眼中都是泪,“陆景深你这个禽兽!你要是敢碰我!我就去告诉秦丹丹,我要让她知道你是什么货色!”

“告诉丹丹?你胆子不小啊秦晓茹?”男人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,声音阴森森的。

“秦晓茹,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,就不要怪我,我本来想给你留几分面子的,既然你给脸不要脸,那我就没有必要客气了,我这就带你出去,叫所有人都来看看!让这东城所有人都知道曾经的秦家大小姐有多贱,竟然到夜店做起了皮肉生意?”

这话让秦晓茹眼中闪过惊恐,“陆景深,你不能这样!”

“不能这样?那要怎样?”陆景深从镜子里把她脸上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,他嘴角噙着一丝残忍的笑意,“要不咱们换一个玩法,最近在盛世最流行的就是俄罗斯大转盘,今天在东厅就有一场这样的比赛盛宴,要不我带你过去玩一下?”

“不!”秦晓茹哑着嗓子拒绝。

“为什么不?反正是出来卖的,卖给谁,被多少人上都是一样,你不是缺钱吗?被那么多男人轮流艹会有很多钱的,我这就带你过去!”

说着话他拉起拉链,拎着衣衫不整的秦晓茹就往外走,秦晓茹脸色惨白,拼命的挣扎:“我不去!陆景深我不去!”

“不去?这可由不得你!”陆景深笑得那样的残忍,“现在主动权在我手里,秦晓茹,你大概还不知道盛世的幕后老板是我吧?你来这里卖身是和我签了合约的,我要你去陪男人,你他妈就必须听我的!”
第2章她所有惨状他都知道
盛世的老板是陆景深?秦晓茹傻眼了?

她来盛世时候可是签过一份合同的,当时上面有一条,对老板的话不许违抗,她想着只做一天,没有太在意,没有想到这第一天就遇到了陆景深,这第一天他就要对她行驶老板的权利。

秦晓茹一下子软了下去:“陆总,我错了,求你放过我!”

陆景深在笑,冷冰冰的:“求人得有求人的态度,秦晓茹,想要我放过你,你得拿出诚意来!”

这是逼着她下小,秦晓茹心里满满都是不甘,可是她知道自己没有和陆景深抗衡的能力。

她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:“陆总,我错了!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,求你饶了我!”

陆景深抱着双手看着她,眸色冷得像是寒冰,声音慢悠悠的:“我还没有在洗手间里上过女人,不知道滋味如何……”

秦晓茹知道他的画外音,她刚刚的拒绝惹恼了他,他这是要羞辱她,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,她扯下自己的遮挡,贴上了陆景深的身子。

男人眸色如墨,喉结动了一下,一把反转过她光裸的身子抵在洗手台上。

陆景深凶狠的从身后撞击着秦晓茹,他看秦晓茹的眼神带着恨,这个下贱的贱货,她怎么有脸回来的?

想到自己再生死关头徘徊他却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,他心里的恨意又加了几分,看倒镜子里的秦晓茹不堪折辱闭上眼睛,他冷着嗓子:“睁开眼,看着镜子,看清楚我是谁!”

秦晓茹被迫睁开眼睛,面对着镜子,秦晓茹清清楚楚的看见他在她的身上进进出出,那种羞辱和屈辱让她想死,偏偏电话又在这个时候响了,看着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机屏幕上面的显示的老公两个字,秦晓茹只觉得想死的心都有。

身后的男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切,剧烈撞击的动作慢了下来,声音带着嘲弄:“接啊?为什么不接?怕你的同性恋老公知道你现在正在被人上?放心吧,同性恋才不会在乎这个呢!”

他竟然都知道?她的所有惨状他都知道?

秦晓茹惨然一笑,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任何自尊,陆战北的狠她不是没有见识过,当年他和她爱得死去活来时候他都能和自己的妹妹勾搭上,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?

既然他这样想羞辱她,她怎么能够多点过去?

秦晓茹抓过电话接通,电话那头传来老公李思成的声音:“晓茹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“我……我有点事,在外面。”

“医院刚刚打电话催我缴款了,这可怎么办?”

“我会想办法的……啊……”身后的男人猛然一顶,秦晓茹发出一声轻吟,电话那头的李思成听见了,关切的问:“晓茹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……撞……撞了一下!”陆景深就是有意的,她吐出一个字他就狠狠的撞击她一下,以至于秦晓茹说话断断续续的。

李思成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,“你小心点,主意安全,孩子有我照顾呢!”

听见李思成在那头温情脉脉的话陆景深身下猛的用力,秦晓茹发出一声惊呼,电话被甩在了地上。

陆景深抬起她一条腿,全根没入,新一轮的占有重新开始……

陆景深像是要她的命一般的折腾着她,秦晓茹感觉死过去又活过来,如此这般几次她失去了知觉。

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,她衣不蔽体的躺在包厢的沙发上,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叠钱。

很显然这是陆景深留下的,在他心中她和出来卖的是一样的身份。

秦晓茹只是愣怔了几秒钟,就翻身坐起来,她飞快的整理了一下衣服,抓起茶几上的钱出了盛世。

赶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,秦晓茹先去了病房,儿子球球还在昏睡中,老公李思成在病房里守候,听见响声抬头看过来,“晓茹,你回来了?钱凑到了吗?”

“凑到了!”秦晓茹拿出一叠钱递给李思成,“先去交住院费吧。”

李思成接过去数了一下,“钱不够,昨天晚上我话没有说完你电话就断了,医生球球的情况不是太好,用了进口药,几千块一支,这点钱,连进口药的费用都不够!”

“这样啊?”秦晓茹伸手揉着头,李思成看着她疲惫的样子一脸懊悔:“都怪我,要不是我……晓茹,要不你回去问你爸借一下钱?”

秦晓茹锁着眉头没有说话,李思成又加一句:“护士说了,再交不上住院费就要撵我们走人了!”

秦晓茹微微叹口气:“我知道了,我去想办法吧!你照顾好球球!”
第3章再贱也不吃回头草
秦晓茹出了病房眉头锁得更紧了,不是她不想去问父亲借钱,而是三年前她已经被秦父赶出了秦家。

一分钱逼死英雄汉,更何况现在她要的是救命的钱,没有钱儿子的病怎么办?

秦晓茹知道现在不是自己逞强的时候,看来她只有去秦家走一趟了。

心里思索着走出住院部,一辆豪车缓缓的开过来,秦丹丹拉开车门满脸惊讶的看着秦晓茹:“你……你没有……”

那个死字在她喉间打了一个结,很快变成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秦晓茹的目光落在光鲜亮丽的秦丹丹身上,讥诮的扯了一下嘴角,转身就走。

秦丹丹反应过来马上拦住她:“秦晓茹,你现在回来干什么?”

“和你有关系吗?”

“你不会是……”秦丹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陆战北手上的抓痕,心里一抖:“你见过景深了?昨天你晚上你找了战北?”

昨天晚上的事情是秦晓茹最耻辱的经历,而眼前的女人可是陆景深名正言顺的妻子,面对秦丹丹这个正牌妻子的质问秦晓茹有些心虚,眼神不禁有些闪躲。

秦丹丹察言观色功夫一流看出了她的不对,再联系到陆景深昨天晚上回家的反应,除了手上有抓痕,她还闻到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,一股怒意从心头升起来:“你这个贱货!”

咬牙切齿的她一个嘴巴扇在秦晓茹脸上,秦晓茹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动手,脸上挨了重重的一个耳光,她怒了:“秦丹丹你发什么疯?”

“我发什么疯?秦晓茹你这个贱货,你就这么缺男人连自己的妹夫都要勾引?”秦丹丹眼睛血红的嘶吼。

“妹夫?”秦晓茹看着秦丹丹脸上浮现一抹讥讽的笑:“秦丹丹,我记得你好像叫过陆景深姐夫吧?和自己的姐夫上床被搞大肚子的滋味应该很爽吧?”

秦丹丹脸上红一道白一道的,强忍住心头的愤怒:“秦晓茹,你和景深当初没有结婚,未婚分手很正常,我现在可是景深明媒正娶的妻子!”

妻子两个字刺痛了秦晓茹的心,三年前她亲眼看见秦丹丹和陆景深睡在一张床上还没有缓过来,秦丹丹就趾高气扬的来警告她:“我和景深哥在一起了,还怀了他的孩子,姐姐你肚子里的贱种做了吧。”

她不相信陆景深会那样残忍的对她和肚子里的孩子,直到亲耳听见他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,“马上去医院做了他,你这样的贱人不配为我生孩子!”

想起陆景深那样残忍的对她,秦晓茹就恨到极致,可是再恨又有什么用,这几年她过得人不人鬼不鬼,嫁了一个同性恋老公,儿子又得了绝症,她恨的人却活得恣意快活,逍遥自在,现在的她恨简直一文钱不值。

不想看见秦丹丹那张嚣张跋扈的脸,秦晓茹侧身想走,秦丹丹拦住她:“我告诉你秦晓茹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,现在景深是我老公,你不要不知羞耻的去勾引他,要是让我知道你勾引他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秦晓茹看着秦丹丹那张美艳的脸,忍不住冷笑起来:“放心吧,姓陆的不过是我不要的男人,我就算是再贱也不会回头吃回头草的,更别说勾引了!”

话音落下突然觉得有些冷,循着冷源看过去,她看见了负手而立的陆景深。

小说未完待续,后续内容更加精彩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【鸿宝书香】。每日签到,还可以领取百万书币哦!!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铂逊文学院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oxun360.com/archives/1707

作者: 铂讯编辑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9-1024-619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728929589@qq.com

客服时间:周一至周日,0:00-24:00,365天全年无休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